加拿大画家E·J·休斯作品《班菲尔德附近的海滩》,现藏于加拿大BC省奥丹艺术博物馆。

文/ 谭山山

这个国家有着好山好水,至于会不会“好无聊”,取决于你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。

欢迎来到加拿大。

温哥华机场到达大厅那一对由不列颠哥伦比亚省(BC省)原住民艺术家创作的“男女”,双掌向外伸出,掌心向上,用手势表示欢迎你;而你遇到的每一个加拿大人,既热情又友好,用笑容表示欢迎你;还有好天气,也在欢迎你——蓝到不像话的天空、澄澈的海水、清新的空气,还有移居温哥华的作家亦舒所说的“令白色看起来特别白,黑色看起来特别黑”,“愉快、洁净”的阳光。

魁北克皇家山。每年十月,北美便会迎来“印第安之夏”(Indian summer),树木染上秋色,阳光温暖和煦。图/PicQuery

“造物主一定是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设计加拿大的。”

亦舒对阳光的形容来自她早年写的小说《我的前半生》。失婚后的女主人公子君,到加拿大看望女儿。她不喜欢温哥华,觉得这是个沉闷的城市:“没到一个星期,我就想回香港。天天都逛这些地方:历史博物馆、广阔的公园、洁净的街道、大百货公司、缓慢的节奏、枯仓的食物,加在一起使我更加寂寞。”

但从温哥华搭两小时渡轮去维多利亚市度周末,她的心情顿时为之一变——“一个仙境般的地方”,而她借住的地方,后园面海,园子里“开满碗口大的玫瑰花。芬香扑鼻,花瓣如各色丝绒般美艳”,令她陶醉得很。你猜到了,主人公心境的转变,意味着小说情节将出现重大的转折——在这个仙境般的地方,她遇到了理想的男性。

这都是言情小说的套路,男女主角总得在美好的地方相遇。不过加拿大的美是毋庸置疑的。

2013年11月6日,登山爱好者珍·奥尔森正在攀爬落基山脉。每次攀爬耗费4至6小时,必须全神贯注。图/IC

LP《加拿大》指南的作者这样写道:“造物主一定是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设计加拿大的。冰川将崇山峻岭雕塑成了连绵起伏的壮丽景观。放眼辽阔的大草原,蓝蓝的苍穹下,片片金色的麦子在风中轻轻摇曳;潜鸟的哀鸣和野狼的嚎叫穿越广袤的荒野。在这里,大自然仍然在进行着原始、弱肉强食和残酷、令人悸动的表演。离开僻静的小路,映入眼帘的是正在大快朵颐的北美麋鹿和高大伟岸的熊。铺天盖地的加拿大鹅群染黑了天空。成片的雨林,蜿蜒的海岸线,潺潺的溪流,永远沉睡的北极冰雪,还有小块的沙漠,所有这一切构成了加拿大独特和辽阔的自然拼图。”

这段话简直是4D电影《飞越加拿大》(FlyOver Canada)的最佳注脚。加拿大太大,即便是本国居民,也不可能走完整个国家,游客就更不用说了。所以一部能让你在15分钟之内体验加拿大的壮美的4D电影,可以说是打开加拿大的最好方式之一。

“飞越加拿大”是加拿大首个也是唯一一个4D模拟飞行项目,可以带观众从加拿大的东岸横跨西海岸,从中感受加拿大的人文风情,以及美到令人窒息的自然景观和城市。图/FlyOver Canada

看完之后,你会感慨,这个国家的自然资源简直是顶级配置:中部广阔的大草原,是加拿大的粮仓,这使它成为世界主要粮食生产国之一;河湖遍地,淡水水域面积世界第一(看《飞越加拿大》时,你感觉自己的身体跟着镜头陡然下降,脚尖似乎在碧蓝的湖面上点过);树,满眼的树,毕竟是森林覆盖率超过50%、森林资源占全世界1/10的国家;镜头一转,一群年轻人在冰原上打冰球——如果说寒冷算是个硬伤,但正是漫长的冬季塑造了冰球这项加拿大人最擅长的运动,也孕育了冰酒这种特产佳酿。

这么美的由造物主精心创作的作品,也难怪加拿大人,尤其是久居这块土地的原住民,会对自然产生敬畏之心。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